1+
0
(0)

头痛是生活中常见的不适,常常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,有些头痛用中医调理是非常有益的,举个临床中的例子吧。

这是一个30多岁男性患者,和人吵架,回家喝酒后头痛。来的时候头痛了2天。头是胀痛,另外这个人脾气比较急,说话很冲,伴有耳鸣,口干口苦。吃饭可以,睡觉不好,大小便还行。伸舌头一看,舌头是红色,舌苔是黄的,脉弦。

当时我在带下级医生一起出诊,我们俩坐对面。一看病人的这个情况比较明确,属于肝火上炎的头痛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咱们还是老套路,头痛先看虚实,这个患者舌头一伸脉一摸实际就能判断出来了。舌头红苔黄是典型的实热。那么有人会觉得咱们舌头不都是红的吗。确实咱们舌头是红的,不过红也分好多种。咱们正常舌头是淡红或者淡粉色的,有热的舌头是鲜红或更深一些的暗红,如果有瘀血的话那就是紫暗。看舌苔又是黄的,这两个一结合基本可以知道是实热。同时脉是弦的,说明有气滞或者血瘀或者有痰浊之类的实性问题。因此舌脉结合可以知道这是实性的头痛。

然后这个病人说话冲、脾气急,之前又和别人吵了架,咱们知道怒为肝志,所以问题可能出在肝这。那对不对呢,咱们接着看。病人口干口苦,苦哪来的呢?苦来自胆啊。结合前面舌红苔黄脉弦来分析,这是肝经有郁热,熏蒸胆气上行,于是口苦口干。另外呢,肝和胆在脏腑里是相互表里的一对儿。胆有问题,咱们还有别的证据吗,病人耳鸣,耳旁是足少阳胆经循行的部位啊。当然肾开窍于耳,肾虚也有耳鸣,但是这个病人没有肾虚的腰酸腿软脉沉的表现啊。所以耳鸣属于肝胆有热。睡不好觉属于肝木生火扰动心神。

由此基本就可以解释清楚了,病人属于症状比较典型的肝火上炎头痛。

我就让对面的跟诊医生开个方子。他说天麻钩藤饮,我说可以,因为是经典的方子,平肝潜阳治疗头痛效果不错,所以也就比较放心。

周一开的药,周五病人又来了,说还头痛,没见好转,还加重了。我调出了上次的方子一看,方子确实用的天麻钩藤饮,但是后面加了川芎15克。我就明白了,把方子调了一下,去掉川芎,加了夏枯草,清肝火,散郁结,又加了生栀子,泻火除烦。 之后,我问这个医生加川芎怎么考虑的呢?他说头痛不是重用川芎吗?哦,我一想也是啊,平时看书的时候头痛用川芎还是挺强调的,比如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说:“此药上行,专治头痛诸疾。”张元素称川芎“上行头目,下行血海,能散肝经之风,治少阳厥阴经头痛,及血虚头痛之圣药也”。李东垣认为“头痛须用川芎,如不愈,各加引经药”。刘完素称其“能上行头目,下行血海,能散肝经之风,治少阳厥阴经头痛之圣药。”

不过川芎可以治很多头痛确实不假,但是事情总有两个方面,因此川芎治疗头痛时也有禁忌。古代很多医书其实也有关于川芎治疗病证禁忌证的记载,比如《得配本草》“火剧中满,脾虚食少,火郁头痛皆禁用。”而咱们这个病人属于肝火上炎导致头痛。这是肝中阳气亢逆,上冲于头,引动体内气血上行头目,致使头目气火聚集而头痛。而川芎性温气燥,具“上行头目”之性,使用川芎之后呢就进一步引动气血上行,导致这个病人头痛加重。

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之后呢,我就和这个医生把这些道理大概分析了一下。后来病人又来了一次,头痛已经基本缓解了,稍微调整了一下方子也就行了。

因此治疗肝火上炎头痛时,对于川芎的使用还是要小心一些,不能因为川芎名气大就什么头痛都给用上。

当然,肝火上炎的头痛也可予以针灸治疗,特别是选用清肝火的穴位,结合头部穴位,会有不错的疗效。可以的话,中药结合针灸治疗,疗效更佳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作者简介:

陈文强博士,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临床博士,美国执业针灸师。原北京宣武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,教授,博士研究生导师。

专业特长:长期进行中医学改善疾病的临床与基础研究,在20年的临床诊疗过程中,对内外妇儿以及各种中医杂症多有临床心得。尤其对于脑血管疾病、阿尔茨海默病、帕金森病、运动神经元病、头痛、眩晕、失眠、难治性癫痫、面瘫、各种疼痛等涉及老年或神经系统疾病的中医干预,有独到之处。

联系方式:电话、Telegram  571-451-9684 

这篇文章有帮助吗?

点击星标评分!

平均评分 0 / 5. 投票数: 0

到目前为止没有投票! 抢先点评此帖子。

1+

加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